欢迎来到官方网站: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从这里开始!
我要开户

您的位置:保修政策

看见·听说·行走的力量

发布时间:2022-10-01 19:00:30

我经常跟朋友们说,听说我不太赞成十年磨一剑这样的行走说法,十年磨一剑的听说前提是你得有剑。手无寸铁的行走人,何以宝剑出鞘、听说又何以剑锋所指、行走更何以所向无敌?然而并不是听说所有的人都是赤手空拳。柴静便是行走一例,十年磨一剑,听说磨出《看见》,行走磨出一个媒体人关于道德良知的听说拷问,磨出一个媒体人关于社会价值的行走拷问,更磨出一个媒体人关于自我内心的听说拷问。正如结尾所言,行走我试着尽可能诚实地写下这不断犯错、听说不断推翻、不断疑问、不断重建的事实和因果,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个他人构成,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如何报道自己。十年的切肤之痛和十年的辛酸苦辣,十年的艰苦卓绝和十年的悲喜交加,十年的挫折失败和十年的收获成长。在共和国世纪之交这最伟大的十年,柴静用自己的文字和足迹为我们还原了一个湮没在宏大历史潮流中的精彩瞬间,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告诉我们,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就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出发。突然想起以前隔壁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学专业的朋友说想做一档访谈类节目,想跟我聊一聊,问我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我来不及思索本能的说出一个词来“听说”。一来算是致敬媒体界的长辈柴静,致敬她的作品《看见》,二来是为了自勉和共勉, 一个合格的媒体人,应该永远是在路上的,你所有的素材来源都应该是看见和感知,而不应该是听说和推测。我不知道那位朋友有没有理解我后半句的意思,但令人欣慰的是,她的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就是叫《听说》。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我不再与世界争辩。从湖南省广播电台“新青年”的那个文艺女主持,到央视的《东方时空》,后来在非典的风口浪尖上摇身一变,成了《新闻调查》的记者,再到《看见》栏目的主持人。一路走来,直到出版了自传性作品《看见》,还有那个饱受争议的《穹顶之下》。从当时的文艺女青年蜕变成一个锋芒毕露、犀利敏锐,却又坚定执着的媒体人,就像她自己说的,你称呼她什么没有关系,是一个记者,坐在哪都是。如果不是,叫什么也帮不了你。她自己说,什么是幸福,进步就是幸福。我的起点太低,所以用不着发愁别的,接下来几十年要做的,只是让自己从蒙昧中一点点解缚出来,这是一个穷尽一生也完成不了的工作,想到这点就踏实了。去年十月份,我在北京《总裁读书会》新闻发布会上见到了央视“面对面”的制作人王志老师,他那种用人文的态度关注社会,用不一样的视角解读新闻,总能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情怀。正赶上那几天我正在读《看见》, 那种淹没在宏大叙事中的动人细节,为时代留下私人的注脚。一如既往,柴静看见并记录下新闻中给她留下强烈生命印象的个人。用她自己的话说,每个人都深嵌在世界之中,没有人可以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人经受的,我必经受。那些关于陈虻、崔永元、白岩松等媒体人只言片语的描述;那些关于非典、汶川地震、北京奥运等社会热点别出心裁的讨论;那些关于非法征地、家庭暴力、药家鑫等典型案例追根溯源的拷问;像一剂强心针,刺激到每个生命的痛点,又像一支兴奋剂,刺激到每个蠢蠢欲动的灵魂。这本《看见》既像是柴静写给媒体同仁的告白书,感动和鼓励着每个在路上的媒体人,也像是柴静写给中国社会的备忘录,记录和描述着十年社会变迁的真实境况。不要用道德的眼光看待任何问题,用你的皮肤感觉新闻,比恐慌更可怕的是轻慢。你可以选择不当记者,但是你当了记者,就没有选择不去的权利……那一连串犀利的文字,像控诉、更像呐喊,像呼吁、更像召唤。我们做的事情,是为了让人们继续对明天有信心,这就是柴静。一个倔强的记者,不低头、不妥协、不屈服,一个坚强的中国记者形象。柴静走了,穹顶之下,再无柴静。从此穹顶之下,再也无人“看见”。在清水里呛一呛,血水里泡一泡,咸水里滚一滚,十年之后,我们再来讨论柴静。


媒体报道

sitemap